网站首页 >> 行业资讯 > 车市下行压力依旧,多家新能源车企深陷困境

车市下行压力依旧,多家新能源车企深陷困境

发布时间:2019-08-21 信息来源:

 

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一期产销数据显示,尽管7月整体销量降幅继续收窄,但在新能源补贴退坡过渡期结束等因素影响下,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8.4万辆和8.0万辆,同比下降6.9%和4.7%。

 

受外部市场环境和企业内部资金、产品等双重影响,据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,目前至少已有14家新能源造车企业被迫停工、减员、欠薪。其中,长江汽车、敏安汽车、国金汽车及云度、知豆等均为新能源汽车准入政策调整后取得生产资质的新造车企业。

 

“现在这些企业都是已经被曝光的,还有一些没有暴露出来的。”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,新能源造车领域正在加速分化,会有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上岸“裸泳”。

 

蔚来7月交车不足千辆

 

如果给今年以来被迫停工、裁员的新能源造车企业拉一份名单的话,被称为造车新势力代表的蔚来汽车,便赫然在列。

 

据腾讯新闻8月14日报道,蔚来汽车掌门人李斌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宣布,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郑显聪退休,成为继6月底蔚来软件发展(中国)副总裁庄莉后又一出走的高管。除了高层变动,蔚来近段时间内还一直被指裁员。

 

有消息称,蔚来汽车今年以来已先后进行了两轮裁员,其中今年4、5月份蔚来裁减了海外研发中心和办事处共计140余名员工,7月底又被曝出裁员1000人左右。

 

“公司没有确切裁员人数目标,并且正在界定和挽留关键人才。”8月15日,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对外界表示。在之前的8月1日,秦力洪在回应蔚来汽车裁员时亦表示,“蔚来今年一直在做局部优化,提高运营效率,也是这个阶段我们该做的事。”

 

数据显示,今年7月,蔚来汽车共交付837辆新车,环比下跌约37.5%。其中,ES8交付数量为164辆,同比下滑67%;ES6已交付673辆。尽管7月交付数据不理想,但蔚来实际制造数量要多一些,7月ES6制造1066辆,ES8制造量则下滑至436辆。

 

截至今年7月底,蔚来累计完成交付ES8、ES6两款车型共计20392辆,其中今年1-7月完成交付9044辆。蔚来汽车曾在去年订下了“2019年交付4万辆”的年度目标,但目前这一目标的完成度尚不足25%。

 

“这与车市下行、补贴退坡有关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表示,至今年6月,国内汽车市场已连续12个月下滑,而7月2019年补贴新政实施首月,补贴退坡力度为近年来之最,对新能源汽车的销量造成巨大冲击。

 

红星汽车陷停产困境

 

市场持续下行,对较蔚来汽车体量更小的其他新能源造车企业的影响更甚。其中最为直观的表现便是工厂停产待工,以及减员欠薪。

 

日前,一则流传出来的红星汽车放假通知单暴露了这家老牌车企的现状。在这则通知单中,红星汽车称“自2019年6月22日起,部分岗位员工停产放假,放假期限不定,如公司恢复生产,将提前1-3天通知”。

 

公开资料显示,红星汽车的前身为河北红星旅行车制造厂,2004年被双环汽车收购,在双环汽车破产后,又被A股上市公司多氟多(002407.SZ)于2016年以1.6亿元收购。彼时,多氟多公告显示,红星汽车2016年上半年净资产1.58亿元,同期亏损2111万元。

 

在多氟多入主后,2018年6月,红星汽车推出了全新电动车型红星闪闪X2。然而,这款A00级电动SUV并未拯救红星汽车。多氟多2018年财报表明,红星汽车2018年亏损4380.91万元。此外多氟多有1535.80万元的商誉减值损失来自于红星汽车。

 

及至今年年初,业界便有红星汽车停产的消息传出。3月14日,多氟多公告了最新投资者关系调研活动信息,针对彼时市场解读子公司红星汽车处于停产状态作出解答。多氟多在公告中表示,由于2019年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和技术要求一直没有正式发布,红星汽车一直在为2019年的红星闪闪X2年度款车型做升级开发,因此生产启动还要等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下发后。

 

在经历了数月停产后,红星汽车员工等来的却是一纸放假通知。

 

“红星汽车正在研发电动皮卡等新车型,员工的工作情况也将根据生产计划安排,部分员工预计将在今年第四季度恢复上班。”红星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。

 

获得资质后“一地鸡毛”

 

事实上,无论作为新造车企业头部代表的蔚来,还是由传统车企进化而来的红星汽车,都只是当下新能源造车企业现状的一个缩影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自今年以来,至少有14家车企传出停工、减员、欠薪的消息。

 

在这份名单中,包括长江、敏安、云度、知豆、金康、博郡、天际、奇点、前途、拜腾、绿驰、新特,以及上述的蔚来和红星汽车等。其中,自2016年11月至今年5月先后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敏安、长江、国金等企业,问题频出。

 

近日,有报道称,成立于2016年、并于今年5月获得生产资质的国金汽车以长期放假方式变相裁员,同时拖欠员工工资。今年国金汽车已放两次长假,两次长假中,起初只拖欠工资按时缴纳社保,但从6月开始,社保和公积金都不再缴纳。

 

此前,作为手握新能源汽车生产“双资质”的长江汽车,也深陷员工欠薪、工厂停工的漩涡之中。据报道,长江汽车员工欠薪长达3、4个月,其位于佛山的氢动力研发项目也处于停工状态。

 

公开数据显示,长江汽车的投资方五龙电动车业绩正持续恶化。2010年至2017年间,五龙电动车持续亏损,其中2017年亏损22.3亿港元,2018年亏损20亿港元。

“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。”前述业内人士表示,在今年以来被曝出的工厂停工、裁员等一系列消息中,通过审批程序获得生产资质的新造车企业不在少数。“这表明,由地方推动的新能源造车‘运动’已到了一个关键阶段。”

 

“可以预期的是,接下来还会有停产、裁员的消息传出。而明年,将是新能源造车企业更为艰难的一年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 

文章来源:财联社


技术支持: 北京爱问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